variation

您怕不是我的莫扎特吧

【授权中翻译】纹身与回忆(极短)

Tattoos and Memories
分级:G
Cp:古费拉克/让普鲁维尔(热安)


Fandom:悲惨世界


作者:Enjolrataire


译者:Variationx


原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13497


热安像是一块空白的画布。他就是这样。他没有纹身或打了孔。他从不会在身上写字。他不会对他苍白的,毫无瑕疵的,如同在月光中沐浴过的皮肤做任何改变。热安没有纹身,或至少没人知道。

古费拉克很快就发现,热安确实有纹身。很多个。几乎所有的都是花朵,大部分都印在他的大腿上。

最大的,也是最美丽的,是一朵刻画细腻的孤挺花*。这位于他左边的大腿。

“回忆啊,”热安笑着说,拉着古费拉克的手指轻轻划过那片皮肤。

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古费拉克知道热安喜爱花朵,送了他一束他所能找到最美丽的花。在这种情况下,是孤挺花。

古费拉克很快发现热安对这种花过敏。在一再致歉以后,他把花放在了附近的花园里,并保证再也不送他孤挺花了。热安坚决要求他不要再送自己这种娇嫩的花了,而是可以种并成长的。古费拉克急切地答应了,不顾一切地希望自己的错误被忽视。

刻在他左胯骨下的,是线条优美的,“我可以吗?”

这是古费拉克对热安说的第一句话。

古费拉克,一直善于调情,曲折地绕到在热安旁边的椅子那里,略微倾斜它,轻浮地说,“我可以吗?”

热安红着脸,轻声咕哝,“好,当然。”

直到今日热安仍然不知道那天古费拉克是醉了,还是非常有信心。他直接把热安微卷的头发缠在指间,并恭维他娇小的身材 (petite figure)。

热安抓住古费拉克的手指,把他的手指从自己皮肤上拉开。“古费?”

古费拉克抬眼望着热安。“嗯?”

“你喝醉了吗?”

他开心地笑着。“不,只是很有勇气而已。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男孩。”

热安再次笑了,任由古费拉克的眼神落在他腿上。

“这个呢?”

一条缠着花的藤,环在他右大腿的内侧。

“我们的花。它们对应着我们出生的月份。”

古费拉克轻轻地用手指描过热安的大腿内侧。

“我们。”

两颗合在一起的心,他们的纪念日横跨其上。

“如果我们有了新的纪念日你会怎么样呢?”

“我会再有新的纹身,”他笑着。

“为什么我是唯一一个知道你纹身的人?”

热安坐着床上,让古费拉克坐在他旁边。“你是唯一一个需要知道这些的。对他们来说,这毫无意义。他们对我则有着意义。对我们也是。”

古费拉克笑着吻吻热安的鼻尖。“只有我们,我亲爱的。”

里程碑。他的纹身是里程碑。随着时间增长,他的纹身也会,不过这不会使古费拉克困扰。不管有没有纹身,热安是他的,他爱他。

--END--

*:所谓孤挺花应该是长这样的吧
红得耀眼呢
http://a4.att.hudong.com/71/76/19300001382667133039765362237_950.jpg


评论
热度(4)

© vari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