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iation

您怕不是我的莫扎特吧

Epilogue 尾声【授权翻译】


原作: Carol (2015)
配对: Carol Arid/Therese Belivet
分级: PG-13
作者: gayerthanjew
译者: Variationx
Beta: 灯迟 感谢好阿灯的beta!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544686
 
简介:对电影之后Carol和Therese生活的一瞥。
 
作者的话:我被她们迷住了,并且非常高兴电影以高潮收尾。只是向希望知道更多接下去会发生什么。这篇文章更多地从Carol视角讲述(第三人称)因为小说全是Therese视角而电影更平衡,不过对于那个美丽的金发女郎的想法我想知道更多。
 
 
“你在想什么呢?”
 
她抑制不住微笑。半年多一点的时间前,这还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半年前这则是她的问题,是她无休止的担心,尽管她努力控制,但还是禁不住要问Therese。
 
现在则是Therese在问了,回给Carol一个困惑的笑,她好奇地歪头,等待着答案。Carol从床上坐起来,拍拍Therese睡的那边,挑起了眉。
 
Therese倚着卧室的门框轻声笑了,她向床边走去,无视了Carol的手,猛扑到她的身上伸出手挠她痒。

Carol开玩笑地笑着大叫一声向后倒去,然后便开始防卫自己,她翻过Therese,把她固定在她身下。Therese扭动着,但丝毫不能与那双她如此迷恋的手匹敌。它们抓住她的手腕,举过她的头顶固定住,Therese的胃部深处感到一丝兴奋。

“你在想什么?”她再次笑着问道,仍然保持着那个她丝毫不介意的姿势。她一边摇头一边吹气,把遮住她眼睛的头发吹开,这样她就可以直视Carol的眼睛。

“我在想,我目前还不想吃早餐。”Carol向前倾身,吻着Therese的脸颊,她的下巴,和那个她所喜爱的位于耳下的小点。

Therese只能发出满足的哼声,尽力用手臂环住Carol的背。

“我在想,我从未如此快乐。真的。我在想,我不敢相信我曾想过放弃你,即使只是一瞬间。”Carol每说几个单词,就给予她更多的吻,她向下移动,放松了对Therese手腕的钳制。

Therese把握机会向上一跃,使Carol翻滚着倒回床上。她把几缕金色的发丝从Carol脸上拂开,然后深深亲吻她。

“好吧我在想,我需要穿过镇子,你应该在我拍摄好后等我去喝一杯。”

“我小小的大人物,”Carol深情地说。

“等我晋升成‘大大的大人物’,”Therese怀疑地撅嘴,从床上滑下。

“等你成为一个足够大的大人物,能任凭你高兴就和我一起赖在床上,”Carol调笑道。

Therese咬唇,仔细思考她可以晋升的时间。

“之后找我喝一杯?在那个我们喜爱的街角咖啡店?”

“我会在那里的,亲爱的。”

Therese绽开笑容,到门厅去拿她的包。Carol听见她在门厅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毫无疑问她在抚平衣服上在床上翻滚留下的痕迹。一分钟后Therese轻柔地说了一声“再见!”,门便从她身后锁上了。在Therese走后,公寓总是显得那么空阔,好像在Therese走后Carol也不在了似的。

Carol坐起身,从放在床头柜上的化妆盒里拿出一根香烟。Therese走后,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她。我简直成了一个女学生,她心想。她也许感觉像个女学生,不过这次她不在乎。她回想起了那个晚上。

她的确不知道Therese会不会和她在晚饭时碰面。她特别擅长说服别人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过却骗不了自己。表面上她正平静、镇定地与许久不见的朋友们一起享用晚餐。她试图不去想傍晚前些时候她用言语表达的,她们都各自清楚的爱。她试图不去想Therese当时的表情,她怀疑她的成熟是不是意味着这关系的终结。朋友们并没发现她的压力,不过凝结在胃部深处的担忧,使她比平时更早地喝下第二杯酒。

她尽全力不要每隔一分钟就朝门口看去,直到一个羞涩的站在几尺外的人影吸引了她的目光。她不看就已知道,不过仍然不能掩饰她脸上愉快而又惊讶的表情。Therese。站在那里,美丽得摄人心魄,依然害羞但是成熟,站在熙熙攘攘的酒店中间,但她看着Carol就像她是整个房间里唯一的一个人。

Carol永远也不会忘却她的心在胸膛里剧烈跳动的感受。她现在有时也能感受到,就算是最普通的事。一个在她下班后Therese的温柔的吻,在喧闹派对上横跨房间的对视。现在只是小事都能使Carol的心狂跳不止。

她发现自己会把现在和与Harge在一起时比较,不过没有比这更不公平的比较了。这无法比较,真的。她与Harge在一起的生活只是表演,其中唯一真实的一点是Rindy。Carol会在为Therese做煎饼时想起与Harge在一起的周日早晨,在那时,同样的动作显得僵硬、虚假,被从1到10的打分。Carol会沉溺于这些记忆里,直到Therese用一个词、一次抚摸把她拉回来。

当Carol做着白日梦,她的香烟已燃至尽头。她把烟蒂扔入烟灰缸,起床去穿衣,然后开始她的一天。

——————————

“Carol你一定要告诉我,你最近是不是在和谁约会啊?”Karen,一个家具店的熟人,在中午她们结束文书工作时这样问道。

Carol对她不动声色地笑笑。“事实上,我是。”

Karen用笔在桌上轻敲。“我就知道!一个独身的人是不会这么快乐的,至少在我们的年龄。和我说说他,你们怎么相遇的,他怎么样?”

“啊Karen,然后毁了我的神秘?我不能,”Carol紧张地抿紧嘴唇,重新低头看着她们刚完成的销售总结。

“哦,你真爱戏弄人,”Karen摇头笑得更欢了,不过谢天谢地,她没有继续下去。

Carol离开商店,叹了一口气。她真的感到幸福得快要溢出来,不过并不想与他人分享。在与Harge生活的10年里,她感觉自己在被展出;Harge自豪地向别人炫耀她是他的全部幸福,却不管她怎么想。这一次,她想保密,尽管她知道Therese会接受被炫耀,这批判不休的社会真是该死。

Therese总是在把她们的关系告诉朋友之前向她征求允许,因为Therese是一个圣人,一个一天比一天更显眼的天使。年轻人似乎对这些事更不在意,并不一定是更包容,只是漫不经心地接受。Carol早已知道她年龄的人把她们的关系看作疯狂的或是不正当的,让他们都下地狱去吧,不过Carol不敢再惹上麻烦。

她到了酒吧就直接向后面的露台走去,知道会在那里找到Therese。Carol毫无困难地在后面找到了她,像是她脑子里有一个开关把其他人都屏蔽了一样。当她走向桌子时,正好看到Therese发着呆,身边烟雾缭绕,Carol希望她能拍张照。她有时候会试着玩Therese的相机,尝试去捕捉Carol无法言说的美,不过从未成功。无法和Therese的美相比。

Therese在Carol走到桌边时站起身,把她拉近,半是拥抱半是在她脸上轻啄。外面一片黑暗,唯一的光源是挂在露台上昏暗的灯。

“对不起我迟到了,”Carol说道,把她的手提包放在桌边的空椅子上。

“你要么应该不再晚到,要么就不该为此道歉,”Therese假笑,把她点给Carol的马提尼向她滑去。

“我在失去我带来的惊喜感,不是吗?”

“从不,”Therese眼神闪烁,吸了一口烟。

Carol啜了一口马提尼。曾经,似乎都是前世的事了,她在乎成为可预测的。这是她被和Harge在一起逼疯的事之一。即使她现在生活规律,即使Therese能洞悉她的一切,她不在乎。与Therese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有新的希望。就算Carol已无法成长,无法改变,Therese每天都是不同的。一直是同一个Therese,不过总是在学习新东西,教会Carol新事物。关于Therese,关于她自己。关于池里的鸭子。

“你上次和我说的是什么,关于公园里的鸭子?”Carol发现自己在问。

Therese皱眉,随即笑了起来,回想起来了。

“它们在阳光更多的时候产更多蛋,”Therese说。

Carol轻笑,吸了一口烟。“你真是知识的宝矿,不是么。”

“只是胡乱的事情,没什么重要的。”Therese听上去有些闷闷不乐。

“你分享的每一件事情,对我来说都是重要的,”Carol声音低沉。

“甚至是关于鸭子的?”

“特别是关于鸭子的。”

Carol的腿在桌下与Therese的相碰,引起微微的脸红和一个微笑。她们在舒适的安静中坐了一会儿。

“我计划在这个周末去见Rindy,”Carol缓慢地说。

“太好了Carol。在哪里?”

“她会来公寓。”

Therese的脸明亮了起来。“真的吗,那简直太棒了!”她踌躇着,脸暗淡下来。“我会,我会在她来的时候出去。”

“不不,”Carol立刻反对,越过桌面握住了Therese的手。她吻了吻,转过来又吻了吻掌心,这才把它放回桌上却始终握着。

“你可以在那里。我希望你在那里,拜托了。”

Therese研究着Carol。仍然不确定。

“我不想再给你们惹上更多麻烦,Carol。我不能独自一人生活。”

“我也不能独自一人生活如果你认为当我女儿来的时候你不能在我们见鬼的公寓里。你们是我的生命之光,我无法只拥有其中一个。我也不会。”

Therese的眼睛闪着光,把眼泪抑制住。至少是幸福的泪水,Carol想。她并不非常在意这些。她努力控制住冲动,试图不倾身在Therese的眼泪落下前吻她的眼角。

“你确定吗?”

“我从来没有更确定过。”

“那好吧。我等不及了。”

 

听到门铃声,Carol的心在胸膛里怦怦直跳。她强烈地注意到Therese在她身后,而Harge和Rindy在她面前这扇门的另一边。除非关于Rindy,她和Harge不再见面或说话,不过最近他变得不像之前那样令人厌烦。自从那次她不得不在离婚听审上怒气冲冲地离开。这就是她会被允许在公寓进行无监管访问的原因。她深吸一口气,打开房门,眼神立即落在Rindy身上。

“我甜蜜的小豆子,看看你!”她把女儿举起来,紧紧抱着她转圈。Rindy的小手臂也尽可能紧紧环着她的脖子。Carol几乎没看Harge。

“我会在晚上来,”他严肃地提醒她。

“她会在这里的,”Carol在关门前只说了这么一句。

在门关上的一刹那,她就把Harge抛在脑后,好像Rindy就这样神奇地现于她的怀抱中。Carol转身把Rindy带到沙发边,Therese坐在那里,双手放在膝上。

“甜蜜的小豆子,你记得Therese吗?”

Rindy什么也没说,在陌生人面前显得很害羞。Carol吻着她的脸颊,耳朵,头发。她的唇抵着女儿的头发,闻着Rindy独有的气味。

“这是我在世界上最喜欢的人,在你之后当然,我的甜心。你想在妈咪做午餐的时候和她玩吗?”

Carol越过Rindy的头看向Therese,她的笑容使她不为先前流露出的多愁善感而后悔。这就是她感到活力四射的时候;她不再感到后悔或尴尬,因为Therese脸上的表情想让她再说一遍那些她已经说过一百万遍的东西。

Rindy几乎不可见地点点头,Carol把她从膝上举起来放在沙发上,这样她可以站起来。

“那么,Rindy,你想玩什么游戏?或者我们有填色书和蜡笔,如果你想玩?”Therese问,给Carol一个小小的点头,告诉她可以离开。Carol走到厨房去准备午餐,她的耳朵尽全力捕捉Therese和Rindy说的每个词。她们似乎就决定涂填色书了,当Carol从厨房探出头来,看到Therese和Rindy坐在沙发和咖啡桌之间的地上,涂着色。

Carol回去把她们三个的三明治放在一起。所以这就是家庭应有的感觉,她惊叹。她早就知道和Harge在一起不对劲。她曾与Abby坠入爱河,不过只是转瞬即逝,是对她所想要东西的一瞥,不过不是和对的人。她知道不可能一直这样,不过在这时,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完整。

“妈咪,看Therese和我做了什么!”几分钟后Rindy跑进厨房,拿着填色书中的一页。她含混地说出Therese的名字,还不能准确地发音。

“这很美甜心,真的很美!”

Carol在Rindy面前蹲下,这样就可以平视她,然后压低声音,带着神秘的微笑耳语。“告诉我,你喜欢Therese吗?她很有趣,不是吗?”

Rindy点点头,小小的拳头抓着着色纸。

“很好,现在坐到桌子旁边然后我会给你午饭,好吗?”

Carol鼓励地拍拍女儿让她去餐厅,又站起身,看着小女孩蹦跳着走到桌边。她拿起放着三明治的餐盘跟上,看着正在把蜡笔放回盒子里的Therese。

“亲爱的,你可以等会儿再整理,”Carol喊道,在喉咙里低笑着放下餐盒。Therese羞涩地起身,把剩下的留在咖啡桌上。

“也许我们等下可以教Rindy整理?”

“我知道,不过这没事,真的,”Therese慌张地说。

Carol握住Therese的手,把她拉向自己,吻着她羞红的脸颊。

“我是如此爱你,有时我觉得自己应该被关起来。”

Therese不屑一顾。“不要这样说,”她皱眉。

Carol只是又一次吻了吻她的脸颊然后站在那里,握着Therese的手,看向已经开始吃起三明治的Rindy。

Therese把她的手从Carol的抽出,两臂环住Carol的背,她的手放在她的腰间。她把她拉近,她们紧贴在一起,两个女人都看着她们面前坐在桌边的小女孩。

“如果你被关起来了我也会使我自己和你关在一起,”Therese喃喃道。

“现在你不要这样说,”Carol摇头。“我们不会去任何地方,好吗?”

Therese转身靠向Carol,向前探身,直到她的唇刷过她的耳朵。

“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会和你在一起,”她一锤定音,然后转过去看向Rindy,她以儿童独有的样子全神贯注于她的三明治。

Carol又感到她的心在胸膛里狂跳。她看着Therese的侧面,如此安宁,平静,自信。她敬畏地看着Therese每一次缓慢的眨眼,下巴的每处肌肉,那小小的,这几天几乎不曾停止的微笑。

这就是回到我身边的感觉吗?她惊奇地想,并且希望Therese能告诉她。

——END——




评论(13)
热度(84)

© vari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