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iation

您怕不是我的莫扎特吧

【授权中翻译】【悲惨世界/ER】倾斜的世界 A World, Off-Center

原著:悲惨世界

配对:安灼拉/格朗泰尔
分级:Teen And Up Audiences

作者:Ryssabeth
译者:Chaconnex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55068
 
简介:有时候貌似完美的结尾其实是一个坑。
 
新的公寓有一个卧室(“所以我们是一起搬进去还是…?”),一个厨房和一个浴室还有一个客厅。所有东西都如意料中的一样小。看起来他们所有的朋友不可能同时都待在客厅,他们中的一些(“热安——他妈的像一只猫——”)喜欢摊手摊脚地躺在地上。
 
不过这足够大了,而且不是以前的那个公寓(“不过它并不差劲”)而这是最重要的。
 
安灼拉把钥匙塞进口袋,走下楼梯到他的——他们的——车那里拿出他带来的箱子。
 
(“我就等在这里啦,”格朗泰尔说。)
 
一半的箱子却被原封不动的被收起来了,收入了卧室的橱里。里面几乎没有放它们和衣服的空间了。不过它们无处可放,而且安灼拉并不打算扔掉它们。
 
(“有一天,我们会有个更大的公寓,然后你就可以大批收集你所有要的东西。怪人。”)
 
“我不收集,”他说。
 
(“不你有。”)
 
————————
 
安灼拉有十一个未接来电和三十六——三十八——四十条短信。不过他没有打开或查看任何一条,而是坐在桌边(那是从以前的公寓搬来的—“噢看这就是我画的那张愚蠢的脸”)
 
他听到了愚蠢的,烦人的,可笑的手机铃声从他的——他们的——卧室响起。无人接听,它转到了语音邮箱,然后他听到了 你好,这里是格朗泰尔——如果你是想打我电话,留下你的名字和号码,如果这是一个意外,没关系,这会发生,只是不要再提起,如果这是安灼拉,我爱你。还有,我在语音邮箱里使你尴尬了,而你什么也不能做。请在哔声后留言。
 
通话在哔声响起前结束。
 
而安灼拉又打了一次。
 
(“我设置了语音邮箱来使你生气。”)
 
“我知道,”他对餐桌说。“我发现了。”
 
(“你比我夸奖的聪明多了,阿波罗。”)
 
————————————
 
他在中午刷牙(“呃,早上的口气一直留到中午,你是谁为什么你代替了——”),他在镜子里遇到了格朗泰尔的目光,看着他绽开轻松自如的微笑,这使他发自内心地感到温暖。
 
安灼拉把漱口水吐在水槽里,尽可能长时间地盯住镜子。“你在干什么?”
 
(“看你刷牙。我从不知道我更喜欢薄荷味的吻还是你刚喝好咖啡后的吻。选择啊,选择。”)
 
他转过身,刚想发出我们来找出吧的邀请,不过走廊里传来离去的脚步声和笑声的回音。
 
他跟从着声音。
 
(“我想你忘记关水了。啧啧。”)
 
————————
 
某天,安灼拉在沙发上睡着了。【1】他的收件箱满了。(“你应该和他们谈谈,你知道若利有多担心,他可能认为你染上了瘟疫。”)不过,那天他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是一个挺烂的沙发,真的。这是格朗泰尔的——他想保留它因为它笨重古老而且,这是第一个他在上面亲吻过安灼拉的沙发。(“你一直讨厌这个沙发,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颜色没有那么难看啊。”)
 
不过——他还是睡在上面,手臂环抱着胃部,脸埋在靠垫里,它闻起来像酒,也许,还有格朗泰尔。(“你这家伙。”)
 
他醒来时,一条毯子盖在他身上。
 
(“我不想让你着凉。”)
 
他翻身,又睡着了。
 
梦里有开裂的双唇拂过他的额头。
 
——————————
 
他一直喜欢热水澡。对格朗泰尔来说,经常太烫(“热水使我很痒”),不过安灼拉一直享受它们,但是这次——这次不一样,他只是快速地用骨节分明的手指使红肿的皮肤冷却下来。
 
他没有吹,而是甩甩头发,走出淋浴间,在雾气里呼吸着。
 
嘿,阳光 被写在镜子上,字迹潦草。
 
他擦掉那些字,格朗泰尔又站在走廊里,双臂交叉在胸前。
 
(“看上去很好嘛——如果你能给我一秒钟拿下铅笔——”)
 
“不行,”安灼拉哼道,用毛巾裹住自己。
 
(“真扫兴。”)
 
——————————
 
他们的床是大号的,对他们两人来说刚刚好,特别是当他们肢体纠缠地抱在一起的时候。
 
安灼拉的旁边是空着的。
 
——————————
 
你好,安灼拉听到,他的手机贴着他的耳朵,这里是格朗泰尔——如果你是想打我电话,留下你的名字和号码,如果这是一个意外,没关系,这会发生,只是不要再提起,如果这是安灼拉,我爱你。还有,我在语音邮箱里使你尴尬了,而你什么也不能做。请在哔声后留言。
 
他在哔声响起前挂了电话。
 
他又打了一次。
 
格朗泰尔的手机铃声从他们的卧室传来。
 
————————————
 
格朗泰尔看着他的手机——或者他手机放着的地方,他那边床头柜最上面的抽屉——并希望他能接。
 
他希望他能打开橱柜里的箱子。
 
他希望他能安慰安灼拉。
 
他的手机铃声一直响着。安灼拉一直听着他的语音邮箱。
 
————————————
 
他双手掩面。
安灼拉流下眼泪。
 
————————————
 
这些天,格朗泰尔只能看着。
所以这就是他做的。
 
————————————
 
“你好,噢上帝,安灼拉,谢天谢地,你接了,是格朗泰尔,是格朗泰尔,安灼拉,他已经——”
 
——END——
注1: 这里有句"They bleed together, a little bit."想了很久都不太确定they指谁,所以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求指教!!并打我(x

 其实这篇文还有好多后续,但我拒绝翻,被虐一次已经有够了我拒绝再被虐!要看的话戳这里: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42061



评论(6)
热度(30)

© vari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