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iation

您怕不是我的莫扎特吧

【授权翻译】Freude 欢乐

 @Citoyenne Juliette  @谢筠容 两位吃我邪恶混乱渣翻译!!!


分级:G

原作:摇滚莫扎特
作者:Miss_Shiva_Adler
译者:Variationx
原网址: 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502 11

配对:玛利亚·安娜·莫扎特/康斯坦斯·韦伯

阿玛德乌斯·莫扎特/安东尼奥·萨列里暗示

简介:当我们丧失所拥有最珍贵的东西后,我们总是有办法把自己重新拼凑起来。

 ————————
玛利亚·安娜不安地摆弄着她戴着手套的手指。圆桌藏着她的双手。她已经用完茶,思绪飘离。她不常被邀请到这座房子里。如果有茶话会,那通常在康丝坦斯那里,或在普通朋友那里举办。这装饰华丽的环境强烈地引起了她的兴趣。它是庄严和优雅的混合[1]。这很好地反映出了居住者的性格。使她最为着迷的是悬于壁炉上的钟,随着时间流逝而滴答作响。她看向桌上的那份合同,屋主正带着极度仔细读着它。这已经过了10分钟了,她开始坐立不安。
 
是不是内容有点混乱?或者他只是在确保没有遗漏细节?这使她感到紧张。即使她的主人没有把思想赋以言语的习惯,这也令她略有些心烦意乱。她把双手放在她金色与黑色的丝绸裙子上。这非常重要。
 
她开始质疑自己。她在起草时犯了错误吗?她的字迹是否容易辨认?有没有导致内容无效的自相矛盾?她的双唇刺痛,想问是否一切都遵循协议。当她正要询问时,那双结茧的手突然把羽毛笔的尖蘸了蘸墨水。她无法掩饰笑容,随着快速的移动,纸张的底部签上了名。
 
他们站了起来,刚签好的合同被递给了她。
 
“谢谢你,我会告诉康丝坦斯这个好消息的。她会非常兴奋的。”她的主人只是点了点头,开始整理桌上的物品。她观察到他正以缓慢而从容不迫的姿势关上墨水瓶。“我们都特别感激你,还有特蕾丝[2],对我们的帮助。”
 
“这是我的荣幸,”他答道。
 
她看着他。这个男人一开始对他人很冷漠,似乎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中。他不直视她的眼睛,语调也很漠然。他略略耸起的肩和他脚的姿势背叛了他,揭露了他的心思并不在这里。要发现宫廷乐长[3]是个怎样的人,需要一段漫长并艰辛的旅程。不过现在这个男人在她面前已没有秘密。安东尼奥·萨列里是一本打开着的书,只要你能看穿他精心构造来阻止外人靠近的表面[4]。不只一次,她看透了他的伪装,她看到了真实的他,甚至他都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暴露。
 
“你爱我的弟弟不是么?”这是一个无礼的问题,她知道。不过她必须要问,她无法控制她的好奇心。意大利作曲家看向她,想要回避这个问题。他没有因此发怒。宫廷乐长从桌后走到她面前来握手。
 
“我已经结婚了,玛利亚·安娜小姐。”他语气冷淡。不过他深棕色的眼睛揭露了真相。她把手放入意大利作曲家的手中。
 
“我很确定他也曾爱你,你知道。”她笑了。“他本可能告诉我;即使他只会告诉我一半的真相。他不可能隐瞒他在说的是谁,肯定不可能对我。”
 
他握住她手指,她知道她的话对他的触动比他肯承认的更大。至少他没有把她刚说的拒之门外。他松开她的手,两人静默了一刻,他眼含悲伤。
 
“他已经走了,”他声音断续。她听出来了,她已经分析他很长时间了。“而且这永远不可能发生,”他继续道,声音低沉喑哑。他的答案满足了她,他像沃尔夫冈爱他一样爱着他。她感到平静安详。
 
“对啊,这永远不可能,”管家打开门,她走入门厅,宫廷乐长与她相伴。她拂拂衣裙,想要拂去皱纹。回眸,最后一次将整个环境收入眼底。
 
她转向意大利作曲家,行告别礼:“替我问候特蕾丝,并告诉她我很乐意邀请她来用茶。”
 
“我会在她从宫廷行完社会义务回来后告诉她的,”他微微笑了笑,她很高兴他在自己身边脱下了面具。“向康丝坦斯致以问候。”
 
年轻的女人向他行礼,门在她面前打开。她走上街道,马车已经在等着她了。她谢过车夫,上了车。车程花了挺长时间,因为他们被堵住了。她思绪游离。幸好傍晚没有什么事要做。前几天对她来说异乎寻常地忙碌,写信再签合同令人疲惫。
 
她带着极大的满足感下了马车,打开公寓的门。虽然并没有几阶楼梯,不过她很乐意一进入主室就脱下鞋子。她脱下帽子,把它和手套和手提袋一起放在桌上。再走入房间几步,她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安静,非常安静。她愉快地露齿而笑,至少弗兰茨·埃泽维尔[5]终于睡着了。
 
这新生儿在夜里非常麻烦,一有可能就从小小的肺里发出尖叫。就似乎他日夜颠倒。
 
“康丝坦斯?”她叫道。女主人不见了。只有寂静回应她,她大胆地进入公寓,奇怪那个年轻女子在哪里。“康丝坦斯?”
 
“我在这里。”声音从后面传来。玛利亚安娜笑着走到卧室。她在拱门边停下。康丝坦斯在镜子前,很明显只穿着内衣,没穿紧身胸衣。年轻女子的金发散在肩头,她偏过头看向镜中人影。她蓝色的眼中活力满满。
 
“你在干什么?”南内尔问道,被康丝坦斯撅嘴的样子逗乐了。
 
“我不是很丑吧是吗?”
 
玛利亚安娜皱眉。康丝坦斯的外表是欺骗性的。他人所认为的愚蠢和少女行径只是为了掩饰外表下的坚强。康丝坦斯有柔软而和善的内心。不过她也比其他人更知道如何主持家务。此外,她做生意的能力也超过了很多人。她的魅力和性格使屋子璨璨生辉。她的美貌不止一次使南内尔目眩。这种自我怀疑不像她。
 
“你看起来,也永远将看起来,很美丽。”康丝坦斯因这夸奖而笑了起来。
 
玛利亚安娜走向梳妆台,坐了下来。年轻女子蓝色的眼睛看着她把发卡拿下来。她看向镜中的康丝坦斯,她很明显想询问是否一切都根据计划。“安东尼奥签了合同;他很乐意买更多沃夫冈的乐谱。一有机会他就会来拿。”
 
年轻女子的笑容是所有可以使玛利亚安娜开心的事了。康丝坦斯向她走来,她心情明朗。这真的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她们可以还清更多沃夫冈留下的债务。这让两人都欣喜若狂。
 
“如果他愿意,我当然会给他。毕竟,他已经为安魂曲给了我们很多。他还想买更多,真是太好心了。”康丝坦斯说道。她就站在南内尔的正后方。
 
纤细的手触碰着她深金色的卷发,玛利亚安娜闭上了眼。谨慎小心地,另一个女子帮她拿下了保持她发型的发卡。她低声道谢,又继续了她们的谈话。“安洛伊西亚准备好和我们住到一起了吗?”
 
“嗯,”康丝坦斯哼道,她双唇之间含着几个发卡。“看起来这次她真的想帮助我们。她先要去拜访索菲[6]和妈妈然后再来维也纳。”她含糊地说。又有几个发卡被拿掉了,南内尔的头发散在肩上。音乐家舒了一口气。散开头发总是带来一阵轻松。
 
“听上去真激动人心,我很好奇她会怎么接受身边一切的改变。”她说着重新睁开眼。康丝坦斯拿起梳子为她梳头。轻微的拖拽使她的头略略后仰。年轻女子对南内尔总是温柔细心。
 
“她肯定会皱起眉四处挑三拣四,不过最后她总会知道这些是我高兴,然后接受现实,”又梳了几次,康丝坦斯朝年长的女子笑笑,愉快地说。“瞧,好了,我希望你喜欢。我去作晚餐,反正只有我们两个人。”
 
年轻女子正要转身离开,玛利亚安娜转身握住她的手腕。“康丝坦斯?”南内尔使自己更舒适地坐在长凳上面对她的样子本可以更为优雅。不过这不重要。
 
那双蓝眼带着古怪的神色疑问年长女子。玛利亚安娜放开了她的手腕,然后慢慢地,她的手臂环住了年轻女子的腰,使她与自己靠近,是她在每一个她们无法拥抱的日子所想念的。现在没有其他人在家,她允许自己放松克制。
 
“我爱你[7],”南内尔的鼻子和脸颊消失在她柔软的内衣料子里,说道。康丝坦斯独一无二的微妙气味是她永远无法享有足够的。她的心因略微的触碰而颤动,这使她感到慰籍。
 
年轻女子笑着向下看那把自己埋在她隆起腹部处衣料皱褶处的年长女子。“我也爱你,我的爱[8],”她也低声说道。她的手爱抚着年长女子深金色的头发,享受着南内尔透过拥抱传递的温暖。
 
过了一会儿,她打破了沉默:“来吧,不然晚餐永远不会准备好。”
 
玛利亚安娜松开了怀抱。康丝坦斯靠过去,把她的唇置于年长女子的之上,品尝着它的柔软。南内尔的吻总是温柔的。在她的思绪转移到除了食物之外的东西前,她结束了这个吻。给了女子一个最后的微笑后,她消失在了厨房。
 
-END-
 
注1:原文为mélange,法语。
注2:原文为Therese,似乎是萨列里的妻子?
注3:原文为Hoffkapellmeister,德语;下若有宫廷乐长一词,原文同。
注4:原文为façade,法语。
注5:原文为Franz Xaver,莫扎特之子,是较为有名的那位,师从萨列里,似乎没有标准译名,此处译自英文发音。
注6:原文为Sophie,康丝坦斯的姐姐。
注7:原文为Ich liebe dich,德语。
注8:原文为Ich liebe dich auch, meine Geliebe,德语。

———————————

终于在过年前翻完啦,我的拖延症也是不能好了...那么多注释请原谅我的强迫症...欢迎纠错哦!!!

评论(13)
热度(19)

© variation | Powered by LOFTER